您的位置:首頁 > 資訊中心 > 行業資訊
2021年:產業數字化“遷徙年”,工業互聯網將扮演什么角色?
發布時間:2021-02-05      信息來源:中國郵電報      發布人:zhangzhi      點擊:

2021年伊始,中國制造,繁榮繼續。

中國很可能是2020年全球唯一一個取得經濟增長的經濟體。國家統計局1月18日公布初步核算的數據顯示,中國年度GDP同比增長2.3%,而世界銀行早前預計,全球經濟2020年萎縮4.3%。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褚建芳的研究報告顯示,雖然中國消費受疫情影響有所下降,但工業和投資延續高景氣。BBC引用的一份最新調查也指出,全球仍有近90%的企業把中國大陸作為首選前三位的采購目的地,可見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地位極其重要。

繁榮之下,也有隱憂。2021年1月,上海臨港,數十萬臺特斯拉Model Y正在“走出”超級工廠,走進中國市場。雖然這充分展示了中國制造的實力已與全球頂尖水平比肩,然而,特斯拉放在中國的依然只有組裝、配件、售后,幾乎沒有核心研發團隊。這不得不再次讓人正視,在特斯拉的產業鏈中,中國制造仍處于“微笑曲線”的底端。

與此同時,來自東亞與東南亞的制造業,也試圖在全球制造“蛋糕”上分一杯羹。尤其是東亞的半導體產業鏈,占據舉足輕重的份額。

站在新的起點,中國制造如何“扛住”外流,同時實現高質量轉型,保持繁榮依舊?新基建“七子”之一的工業互聯網,無疑被給予厚望。

1月27日,工信部正式公布2020年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試點示范名單,備受矚目的國家級跨行業跨領域工業互聯網平臺,從2019年的10家大幅擴展到15家。2018年,工信部發布首個《工業互聯網發展行動計劃(2018-2020年)》,3年來工業互聯網在產業界被頻繁討論。2020年,伴隨著新基建的步伐,工業互聯網正式在大眾面前“C位出道”。時序進入2021年,不禁讓人發出疑問,在新形勢下,當我們討論工業互聯網時,要討論什么?

WHY?產業的“數字化遷徙”

首先,為什么2021年對于工業互聯網來說是極其重要的一年? 

回顧信息革命以來的人類社會發展史,不難發現,一切正加速往“數字大陸”遷徙:

PC互聯網時代,通過十億級電腦的連接,交易率先實現數字化。從新聞資訊到書籍、再到全品類消費品,都變成數字世界可交易的對象,交易效率發生大革命。

移動互聯網時代,通過十億級手機的連接,帶來社交和生活方式的數字化革命。社交電商(如小紅書、拼多多),本地生活電商(如美團、拼多多),移動消費端(如淘寶、京東),以及個性化消費,在線連接供給側的商家、物流與需求側的消費者,全觸點、多方位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。

進入萬物互聯的工業互聯網時代,產業數字化革命,實體經濟的“終極命運”,是走向“數字化大陸”。人類社會將在這個與物理世界平行的“數字世界”里,開啟數字化生存。

image.png

第一批啟程的企業已然嘗到了“甜頭”:2008年開始,工程機械巨頭三一集團逐步實現了從產品到生產的數字化與智能化。挖掘機的每一次“揮臂”、起重機的每一次“吊裝”,都被數據記錄得以優化;到10年后的2018年,三一以相當于2010年42%的生產人員,創造了1.8倍收入,2.1倍利潤。

2012年,白電龍頭美的集團開始數字化轉型,已覆蓋從生活到制造的全面數字化、智能化,形成從研發、生產、物流、零售、產品的閉環,在其位于廣州南沙的“燈塔工廠”,原設計產能每個月30萬套空調,今年已做到90多萬套/月,并且工人數量明顯下降。

數字化蘊藏的巨大力量,推動著三一集團穿越周期,成為全球最大的工程機械龍頭之一,美的集團也成為國內白電領域市值最高的巨頭。

然而,還有數以百萬計的制造業企業,當這場數字革命來臨時,不知道應該如何抵達“彼岸”。

對于他們來說,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出現,恰逢其時。

如果對比中美不同的制造業土壤,你會更好地理解,中國為何需要平臺型產品。美國沒有供應鏈基礎,企業的最優選擇是掌握科技、金融等比較輕量級的產業環節。因此,如Salesforce 這樣的SaaS型軟件科技企業一騎絕塵。

但中國擁有全球最全的工業門類,最大規模、最全種類、最快物流的供應鏈,但是也恰恰在供應鏈中有大量分散的制造環節沒有被有效組合起來。而平臺型產品可以打通上下游,以實時獲取工廠生產數據、企業需求數據、市場供應量數據為目標,幫助行業打破信息孤島,合理優化配置資源,擁有巨大發展空間。

可以看到,中國選擇牢牢把握機遇。1月8日,《新聞聯播》頭條報道工業互聯網加速中國新型工業化進程。1月13日,工信部發布第二個三年行動計劃——《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(2021-2023年)》,提出5項發展目標,明確11項重點工作任務。1月27日公布的跨行業跨領域工業互聯網平臺。這15個平臺被視為中國制造數字化轉型進入深水區的“燈塔標桿”。 當中,有5家“新參者”入局,包括騰訊的WeMake工業互聯網平臺,背靠宗申產業集團的忽米H-IIP工業互聯網平臺等;也有行業中的資深“行家”,三一集團孵化的樹根互聯根云(Rootcloud)平臺,富士康FII Cloud,華為FusionPlant等。

以上種種,無不彰顯,從政策層面、到市場供給側、再到公眾認知度,都為這場數字化變革“吹響號角”。

中國產業的“數字化遷徙”,已準備就緒。

HOW?擺渡“數字大陸”

要想實現產業的“數字化遷徙”應該怎么做?

不妨回顧一下人類社會的“數字化生存”史。操作系統,扮演了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:Windows等計算機操作系統的出現,讓計算機使用的門檻降低,人機交互變得簡單高效,開啟了人類通往信息化的時代。安卓等手機操作系統,則成功“擺渡”了人、機、物進入數字互聯時代,讓人、貨、場的協同更為高效,進而為創新業態迸發墊下基礎。

當人類社會進入工業互聯網時代,什么樣的操作系統,能夠“擺渡”工業中的人、機、料、法、環等因素全面進入“數字大陸”?工業互聯網平臺,就是工業時代的“操作系統”,那扇通往“新世界的大門”。

image.png

平臺型工業操作系統可以用“簡單、高效、協作”這三個關鍵詞概括。

簡單——對于信息化基礎薄弱的中小制造企業來說,平臺型工業操作系統就是一個簡單的“超級入口”,可以簡單、快速接入成熟的體系,享受設計、制造、供應鏈等環節的共享資源和信息。

高效——對于大型生產制造企業,甚至是制造龍頭企業來說,平臺型工業操作系統可以幫助他們和合作伙伴共建產業鏈,高效運營,打開全新的增長空間。

協作——對于地方產業集群而言,可以利用平臺型工業操作系統構建區域產業集群平臺,同時服務于地區內龍頭企業和產業鏈創新企業, 盤活地區經濟。

在工信部今年公布的15個國家級跨行業跨領域標桿平臺中,樹根互聯根云平臺是中國最早發布的自主、可控工業互聯網平臺。2020年12月,樹根互聯剛剛完成C輪融資,成為中國第一個自主可控的平臺型操作系統“獨角獸”。

樹根互聯根云(ROOTCLOUD)已經在不同類型的企業,通過應用“工業操作系統”幫助企業實現了“數字化遷徙”。

在廣東廉江,電飯煲、電水壺等小家電生產制造是主導產業。然而,當地的家電企業主要以貼牌模式和產品出口為主,工業設計能力、高端模具制造能力相對較弱,產能、原料、產業配套難以對接電商平臺需求。面對上有一線家電品牌擴張的擠壓、下有產業集群高度集中同質化競爭激烈的市場,集群內的企業如何轉型?依托根云平臺打造的廉江家電工業互聯網平臺,不僅讓當地企業“上云上平臺”,實現生產透明化管控,更重要的是引入全國優秀設計師共享,以設計差異化解決了產品差異化問題。其次打造共享模具中心,解決高端模具設計、制造、配送困境。通過產業鏈各環節的高效協同,實現生產效率與集群競爭力的同步提升。

對于中小企業來說,平臺型工業操作系統無疑是其走向數字化最簡單的選擇,不僅解決這些企業信息化從無到有的問題,甚至可以幫助他們完成生產方式和商業模式的蛻變。而對于“燈塔企業”來說,平臺型工業操作系統可以高效地完成礪行致遠、更上層樓的目標。

比如擁有中國最大鎳鈷生產基地的金川集團,作為行業龍頭,自2020年起將工業互聯網引入有色金屬生產。首期以“5G+工業互聯網+數字孿生”, 建成全國最大智能化成品包裝車間。改造后的車間擁有11個智能化包裝生產環節,可以實現大板電鎳從卸車到入庫的全過程自動化操作,并集成數據、信息的在線監測和在線監控,作業量是過去的三倍有余。未來,金川還將對有色金屬生產線進行改造,成為行業內燈塔工廠的“開拓者”與“引路人”。

硅橡膠制品生產商得霖科技近年來發展迅速,擁有國內外多家工廠,面臨來自客戶的產品全生命周期追溯要求,以及生產安全、生產效率、人員效能等管控要求。在平臺型工業操作系統的幫助下,2020年,得霖科技完成了對越南廠房的智能化改造,實現了生產過程可視化、規范化,提高現場問題處置效率50%。通過業務全部線上化管理,決策及時性提升30%。并通過生產現場全要素數據采集和智能分析,基于AI的現場視頻智能化實時識別,實現安全管理效率提高100%。

image.png

這些都是樹根互聯根云平臺上的真實案例。自2016年發布,樹根互聯根云平臺走過了第一個“四年”。樹根互聯將根云平臺定位為平臺型的工業操作系統,提供從設備連接,到數據儲存、分析、管理,再到上層應用的“端到端”工業互聯網平臺服務。近年來,樹根互聯不斷在提升根云平臺的厚度,橫跨連接、數據應用和應用層。擴展對下的設備接口,已覆蓋95%主流工業控制器,支持1000+種工業協議解析,適配100%國際通用硬件接口,做到在不同領域都可以輕松對接應用。根云平臺對于產業數字化遷徙的“擺渡”優勢正逐漸顯現。

近1個月來,新華社、央視新聞相繼在顯要位置,通過樹根互聯根云平臺所展現的“全國工程機械指數”讀懂中國的經濟溫度。根云平臺連接了包括三一集團在內的超過50萬臺工程機械設備,每臺設備的定位、型號、開機時長等數據一目了然,成為實時反映中國經濟活力的“晴雨表”,為宏觀經濟決策提供支持。

WHO?千里之行,始于“根”下

什么樣的工具才能當好制造企業的“擺渡人”,完成產業“數字化遷徙”?

工業互聯網,是中國參與全球科技競賽的又一主戰場。因為深厚的產業基礎,以及大量擁有前瞻眼光的企業,中國在這個戰場上真正擁有了“落子”“布局”的能力。

在目前市場上主要的工業互聯網平臺中,能力優勢各有側重,例如掌握海量終端消費者數據,對接供給側幫助企業進行模式創新;又如掌握大量制造技術與工藝,能夠幫助更多企業打造“燈塔工廠”。

然而,對于中國普遍的制造企業,要通往“數字化大陸”,千里之行要始于一個簡單、高效的工業級操作系統。無論是行業龍頭的“燈塔標桿”打造,還是通過產業鏈協同,讓產業鏈上的企業都擁有數字化的能力,不同情況與需求都能夠得到滿足。為提供更優秀的工業級操作系統,樹根互聯不斷前行。

image.png

在底層,樹根互聯不斷下探技術與工業結合的深度,例如投入AI、5G、工業區塊鏈等技術應用的研究。同時,不斷夯實橫跨連接、數據和應用層的整個根與土壤的厚度(即平臺厚度),讓環境更加“肥沃”。正如蘋果的iOS系統和谷歌的Android系統牢牢控制著消費互聯網一樣,誰提供了最好的工業互聯網操作系統,并構建了有豐富應用的生態圈,誰就擁有發展工業互聯網的主動權。同時,在生態與應用的蓬勃發展下,良好的生態又會對工業互聯網平臺反哺跨企業、產業鏈的協同應用場景,促使新模式、新物種的誕生,讓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未來擁有無限可能。

世紀疫情的到來,猶如巨石崩裂,有人看見恐懼,有人看見了“光”。以樹根互聯根云平臺為代表的平臺型工業操作系統,讓我們看到,工業互聯網的價值正逐漸被市場所接受與驗證。2021年將是中國制造業求變的一年,平臺型工業操作系統將以前所未有的技術,幫助中國制造業解決前所未有的問題,希望中國制造產業生態中的所有企業,都能在通往數字化和智能化的道路上見到“光”。

【返回上一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