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工投文苑
師者的大愛
發布時間:2020-09-09      信息來源:      發布人:liminghu      點擊:

□  毛艾青

最近你的朋友圈是否被刷屏,滿屏幕的商家推銷著各種花。郁金香、百合花、向日葵、劍蘭,通過一張張精美的圖片,勾動著你的購買欲。如此熱鬧,商家、家長、孩子齊動員,原來又是一年教師節。

    教師節啊,這個詞似乎已經離我很遠,在記憶的汪洋中,被時光的沖刷,成了海底的一塊石子。孩子們送給老師的精美插花,也或者是制作用心的賀卡,再暖暖的寫上一句,“我愛你,老師”,孩子單純的美好,純粹的仰慕,總是讓人動容,思緒萬千。

    我記憶中印象最深的老師,是一位畫室的老師。15歲那年,懷揣著對美術的一腔熱忱,獨自一人來到南京,進了號稱“南藝后巷第一畫”的南藝畫室,開啟人生追求夢想的腳步。畫室的老師名叫龔夏,滿頭的五顏六色,穿著滿是油污的工裝,雙手都是碳粉,咧著一嘴大白牙跟我說“以后我們就是朋友了”。

    畫畫是個很枯燥而重復的事,整個畫室除了鉛筆在紙上的沙沙聲,再無其他。年紀還幼的我,獨身異地,每天都是重復而機械的動作。終是在一個中秋夜,面對著宿舍外的燈影婆娑,默默流淚的思念家人。這個時候,龔老師卻悄悄的走進我的宿舍,給我帶來了月餅,還有中秋時南京人都愛吃的河蟹,看著淚眼朦朧的我,俏皮的一笑,緩緩開口道“這一餐免費”,轉身走出了宿舍,去給下一個宿舍送吃的。一塊月餅、一只河蟹,卻成了那幾年在外求學的最大安慰。

    后來放棄了美術考進普通大學,龔老師哭的是稀里嘩啦,一口一個白眼狼,一口一個小沒良心,在感慨我放棄了美術之后,摸摸我的頭跟我說,“還好你還在南京,以后我就是你姐姐,有難有苦,就跟姐姐說。”

  讀大學期間,遭遇了一起很嚴重的突發事件,在大學門口親眼目睹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。一地的鮮血,一地的傷者,而我距離僅僅3米。當時嚇的魂不附體的我,第一反應卻是給龔老師打去電話,抖抖索索結結巴巴給她說明情況。龔老師的畫室距離我的大學差不多穿越了半個南京城。當我還在驚嚇中回不了神的時候,就看到龔老師穿著一身居家服,頭發蓬亂的來到我面前,溫柔的摸摸我的頭,“沒事了,跟姐姐回家。”

    后來大學畢業后,每年的教師節前夕,我都會帶著月餅啊、河蟹啊,跑到龔老師的小畫室與他一起品嘗,或者是周末去她的畫室幫幫忙。在南京生活的歲月里,她從最初的老師,變成了我的親人。哪怕后來我選擇回到家鄉,年的教師節,我還是會給她寄禮物,從月餅、河蟹,改成了連云港的鳳鵝、海蟹。

    可惜今年我再也沒辦法給我家龔姐姐送去節日的祝福,在去年她終于攢夠了前往國外進修的費用,放棄了曾打拼下的一切,前往異國他鄉。

師者,在古時可以稱為父,在傳授你知識的同時,也像長輩一般愛護著你,照顧著你,指引著你。從古至今,多少謳歌老師的詞句,老師這個稱呼不光是個職業,更是前進路途中的一盞路燈。龔老師用著姐姐的外衣,指引著我走過年少輕狂,走過歲月流觴。多年如姐如母如師的細心呵護著我,讓遠離父母的我,始終走在人生正確的路上。

異國的夜空星星是否如國內一樣閃爍,異國的美食是否能安撫離鄉的魂。以師以友陪伴了我最青春歲月的那個人,在異國是否依然積極開朗。哪怕是最后她的離去,也是給我上了一堂課。十年追一夢,最終她追逐了她的夢,原來太多的夢想,只要你堅持,總有伸手能握到的一天。

【返回上一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