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工投文苑
我與跳戲
發布時間:2020-09-14      信息來源:      發布人:liminghu      點擊:

□  黨曉峰

前幾天休假在家時,終于有時間靜下心來整理一下電腦。說到我的筆記本電腦,也是隨我走南闖北十載有余,里面存滿了我不同時間段保持的資料。

無意間,我看到一個文件夾《跳戲》,把我拉回童年的記憶:每逢過年,村里就會組織人員排練跳戲。大概正月初五,就在村里戲樓、禮堂演出,好不熱鬧。上大學時,我也知道跳戲處境堪憂,后繼無人,但年少不識愁滋味,也沒有深思。現在,看到“跳戲”這個詞,心里咯噔一下,我趕緊上網搜搜“跳戲”,資料稀少。幾經周折,我總算淘到一本史耀增老先生寫的《合陽跳戲》一書,不禁在家看了一天也放不下。

童年時候,我看不出它的珍貴,只聽爺爺說“我們村有一門絕活---跳戲”,心中卻不以為然。跳戲,歸屬于儺戲,分為廣場跳(啞巴跳、武跳)和舞臺跳(文跳),起源沒有明確記載,明代萬歷年間就有演出記錄,被譽為研究中國戲曲史的活化石2008年進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單。主要分布于山西、陜西沿黃河一帶,鼎盛時期村村有社團,戲本近千本,現在能勉強演出的僅剩一個村子——我的家鄉行家莊。記得每次跳戲前都要祭祀,把村里所有的神全部畫在一張神軸上莊嚴祭祀。一張桌子一把椅子一個嗩吶手,好戲就開場了。入場時的上式,動作粗獷。一個紅色的大葫蘆,幾十本黃麻紙寫成的破舊戲本,把歷史延續下去。

跳戲已經深入我的骨髓,不是因為它的有趣,而是因為我的爺爺。我的爺爺黨敬中是位教書先生,也是村里跳戲的博學之士。他參與了解放后歷次跳戲普查,任教時也組織學生進行跳戲傳承,為史耀增老先生介紹了跳戲基本姿勢,編成跳戲姿勢法典,列入申遺文件。可惜在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他就過世了。《合陽跳戲》一書記載了爺爺的一些事跡,算是讓我有所慰藉。當少時常見的跳戲變為美好回憶時,我突然明白:只有珍惜眼前,才能讓我們的生活不留遺憾。

【返回上一頁】